聚力文化3大股东掐架 增持爽约问询函未回复独董难选

  • 日期:07-30
  • 点击:(732)


独董也难选!聚力文化(维权)前三大股东掐架4亿增持爽约年报查询信未在两个月内回复中国时报网

见习记者肖超记者陈峰在北京报道

由于独立董事的提名,巨力文化的前三大股东不同意。

7月24日晚,上市公司巨力文化(.SZ)发布公告称,在董事会缺席的情况下,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候选人候选人和第三大候选人的候选人股东没有被授予。提名委员会,包括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已通过。失败的原因是第二个股东是不值得信任的执法者,三个股东的被提名人无法确定它是否是必需的会计专业人士。

第二个股东是否是不值得信赖的被执行人

根据公告,由于公司前独立董事熊小平于7月15日辞职,这将导致董事会中独立董事人数不足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并且没有公司独立董事的会计专业人士。

因此,公司股东之一天津紫天企业管理咨询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于同日提名张世兴为独立董事候选人。

然而,在两天后的董事会会议上,六位选民中有五位同意接受张世兴为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将其提交给8月1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但该公司第三大股东江主任飞雄,弃权。说他将提名独立董事作为股东。

截至7月22日,公司第二大股东宁波奇亚天道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天道”)和第三大股东蒋飞雄分别提名各自的独立董事候选人。但是,在7月22日的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会议上,两位新提名的独立董事候选人分别获得2票弃权,1票和3票弃权,并获得提名。

放弃的原因,包括查询有关Qia Tiandao的企业信用信息。结果发现该公司被人民法院列为违约受托人;由于审慎原则,无法确定恰天道的独立董事是否会对上市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三位股东提名的候选人,余海峰之间的补选独立董事的理由应该是会计专业人士。根据被提名人蒋飞雄提名的资格和资格,我不确定被提名者应该被提名。该人是否为交易所指定的会计专业人员《深圳证券交易所独立董事备案办法》。

在公告发布后,一些媒体立即质疑两位股东作为不值得信任的强制执行人的真实性。它说没有关于开天天道信息丢失的相关信息。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聚利文化秘书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确定第二大股东为不值得信赖的执法人员的依据是北京盛达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意见书。根据提交的材料,经过调查,恰天道一再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人,目前执行状况尚未履行。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如果以“天国”的名义搜寻恰城岛的原名,那么中国信息披露网络实施记录和信息中确实存在信任丧失的信息。那些不值得信任的人并没有错。

此外,由于股票质押,Qia Tiantian自2019年4月以来已持有Juli Culture 8000万股,并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拍卖。然而,截至目前,所有三场拍卖都已被拍卖。起步价已从3.2亿元降至2.6亿元。

拥有复杂关系的前三大股东

巨力文化前三大股东的纠缠远不止是独立董事的提名。事实上,在2016年和2017年之前,Juli Culture是一家名为Dilong New Material的装饰材料研发公司。该官方网站也称其为国内装饰纸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公司董事长是蒋飞雄。

由于主营业务明显下滑,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收购和重组,迪龙新材料转型主要从事手机游戏的开发和分销,蒋飞雄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的所在地。引进游戏业务的负责人余海峰被转让给另一组股份给兰中天道(后来改名为“钱天道”),并退休成为巨力文化的第三大股东。

当时,兰中天道表示,由于“承认公司的投资价值”,接管了蒋飞雄的股份,并承诺一年内不以任何形式转让股份。股权交易的突然出现也引起了浙江证监局的关注,要求公众解释是否与现任菊丽文化董事长余海峰有关系。然而,在回复关注信中,兰中天道表示与江飞雄和余海峰没有任何关系。

巨力文化前三大股东的“三个和平”持续到2018年下半年。受游戏版本数量收紧等因素的影响,巨力文化的股价在下半年开始暴跌。 2018年并没有恢复。它给公司带来了一系列的运营问题,最终导致了Qia Tiandao。股票承诺打破了这一立场。

关于独立董事候选人的提名,《华夏时报》记者致电Qia Tiandao询问对提名委员会不成功的决定的评论和回应,但接收人员既不愿意接受采访也不愿透露他们的姓名和职位。挂出“你去上市公司”后,我挂断了电话。

自2018年11月起,第三大股东蒋飞雄开始在董事会会议上放弃投票。除了反对独立董事的候选人外,他还投票决定是否同意参与投资基金的认购,是否同意为子公司申请银行信贷提供担保,并为发行公司的目标融资计划。六名董事会成员的唯一弃权是由于业务风险。

4亿元的承诺增加1股尚未购买

虽然存在差异,但实际控制人余海峰和第二股东齐亚天道在一件事上有着同样的选择:增加股权的承诺。 2018年6月,当Juli Culture的股价暴跌时,为了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于海峰和Qia Tiandao都承诺增加不少于1亿元的股权。然而,在增加持股量的承诺到期之前,巨力文化公告显示,任何一方都没有增加其持股比例。

但是,由于相关子公司未能在收购时履行履约承诺,余海峰及其关联公司需要增加持有的亿利文化股份作为补偿,但截至承诺期到期后,余海峰也没有买股票。由于没有增加持股的原因,于海峰曾经说过,这是因为“个人经济紧张”。根据公告,截至2019年1月,余海峰持有的巨力文化股份也已100%抵押。

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巨力文化实现营业收入34.93亿元,同比增长21.18%。但由于商誉减值损失29.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8.97亿元。同比下降707.67%。

同时,年报还透露,余海峰董事长通过公司有关合伙人作为资金渠道占用了上市公司的资金,累计金额近1.6亿元。虽然在年度报告发布的前一天,余海峰已经偿还了1.35亿元的资金,并将在一个月后偿还所有资金,但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这份巨额亏损年报也吸引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查询函,要求他们进一步解释会计师的保留意见,公司巨额应收账款,商誉减值和业绩报酬等,并在21日前回应这个月。

然而,截至2019年7月底,经过两次延期和逾期,Juli Culture仍然没有回复此查询信。该公司秘书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公司仍在处理个人信息。讨论。

最近,巨力文化发布了2019年的半年度业绩预测。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4000万至6000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87.17%至80.75%。

常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