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委促企业降杠杆 债转股有望“增量扩面提质”

  • 日期:08-13
  • 点击:(744)


?

四部委发布文件,促进企业减少杠杆率

预计债转股将“提高扩张质量”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郭子源

1190348400.jpg

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是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手段之一。随着四部委工作点的引入,“债转股”业务再次迎来了一系列“政策红利”,预计将进入。 “增量扩张和升级”阶段。为了更好地促进债转股,除了更好地利用目标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所释放的资金外,还有必要采取各种措施解决资本占用过剩和国有资产定价的问题。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

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发布《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为应对债转股业务,建议推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进行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主力军的作用,扩大了社会资本参与市场化的债转股,加快了股份制商业银行定向定向基金的使用。

那么,这些“政策红利”对债转股业务会产生什么影响呢?您在此业务的实际运营中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AIC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目前基于市场的债转股合法化,主要关注的是两个,即五个主要的债权证券实施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AIC)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但从市场份额来看,前者无疑占据了主力地位。

为此,《工作要点》提出要推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挥市场化法治债务对股权“主力”的作用。

怎么玩?具体而言,设立AIC的商业银行应进一步加强各部门的联动,扩大AIC的建立,丰富人才队伍,建立符合股权投资特点的绩效考核和薪酬管理制度。

为什么债务与股权交换的主要负担落在前五大工商局?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从成立的初衷来看,AIC是一家专门成立的投资公司,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业务。其业务范围集中在债转股和相关支持服务,如收购银行对企业。债权人的权利是重组,转让和处置尚未转换的债权,投资于公司股权,并从合格投资者处筹集资金。

根据AIC管理办法,债权的取得和未能处理股权转换是AIC的主要业务,AIC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不应低于50%。

同时,依托商业银行股东,五大工商银行在发现高负债优质企业方面也具有天然的信息优势。例如,农行的农行已及时向东方花园环保集团投入10亿元人民币,并设计了多层次的风险缓解措施,以缓解这家在国内水环境综合治理中处于领先地位的民营企业。和景观设计业。经营困难。

目前,AIC债转股的大部分可转换债权均为正常贷款,坏账比例相对较小。 AIC的股东还可以在债务收购范围,收购信贷定价和处置方法方面提供更灵活的债转股业务运营模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初,AIC已实施254项债转股项目,总金额为4000亿元。

相比之下,四大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的主营业务为金融不良资产和非金融不良资产。在债转股方面,AMC和AIC共存并竞争,但合作比竞争更重要。

其中,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计划今年投资50亿元,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业务。上半年,新增21.06亿元,主要是两种市场化债券。转换股份。

扩大参与社会资本的渠道

在澄清主要实施者之后,以市场为导向的法治债转股也面临着“钱来自何处”的问题。以前,在实施债转股项目时,很难筹集资金和有限的资金来源。具体而言,银行理财基金具有较高的证券要求,回报期和股权退出回报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导致资金不匹配;如果不是来自债务,市场筹集的资金需要更高的回报股票项目的预期收益回报将非常有限。

为此,《工作要点》提出,它将扩大社会资本在市场导向的债转股渠道中的参与。其中,“AIC发起了资产管理产品备案制度的建立”。

件下依照公共资助产品的合法合规负债。分享。据报道,AIC目前正通过建立私募股权基金子公司,与行业基金和地方政府合作,积极扩大筹款渠道。其中,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股权管理产品等渠道共募集社会资金2500亿元,有效支持了债转股过程。

此外,为了充分发挥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工作要点》提出加强对商业银行有针对性的放松管制基金使用情况的评估和评估,进一步推动商业银行调动资源整个银行使用有针对性的降准来支持基于市场的债务。转换股份。

自2018年7月5日起,央行将工商银行,农行,中银,建行,交通银行等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个百分点。资金使用5000亿元。支持基于市场的合法化债转股项目,并鼓励相关银行和实施实体动员社会资金以不低于1:1的比例参与债转股。截至2019年4月底,已有24个私募股权债转股项目,其中22个是在有针对性的降准后新投资的。

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通过使用具有股权投资功能的子公司,同一金融控股集团的现有股权投资机构或打算与股权投资职能合作的机构,参与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

要解决的两个实际操作问题

应该指出的是,基于市场的合法债务与股权交换可以顺利进行,而不是参与机构和参与基金。据了解,在企业的实际运作中,金融机构普遍面临两大问题。资本占用率高,资产定价困难。

“从资本占用的角度来看,根据规定,以市场为基础的债转股的上市公司持股权的风险权重为250%,持有非上市公司股权的风险权重为400对资产管理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债转股需要大量的长期资金,资金成本相对较高。

在这方面,《工作要点》提出将采取各种措施来解决过度债务对股权资本占用的问题。其中,要妥善解决AIC等机构债转股风险较大,资金占用较多的问题。

其中一个解决方案是关注AIC背后的商业银行股东,并支持商业银行发行永久债券以补充资本。与此同时,鼓励外国投资参与AIC和其他债转股机构。

许多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逐步深入,特别是跨境贸易政策,外国投资者投资特殊机会的意愿有所增加,他们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目标。

除了增加资本外,外资还可以为国内债转股机构带来更先进,更成熟的管理理念和投资经验,促进地方机构提升行业研究,增值,团队建设等能力。提高地方机构的竞争力和国际化程度。

资产定价是另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与债权的信用定价相比,股票期权的转换没有明确的参考标准。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定价,没有统一的标准。公司的经营状况,债务规模,人员结构和行业发展都将影响定价,这使得投资者难以就定价达成一致。在涉及国有资产时,这一痛点尤其严重。 “一旦市场评估价值低于账面价值,就没人敢签字。这将涉及国有资产的流失,许多参与组织对此非常担忧,“AIC相关负责人表示。

“接下来,我们将对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过程中涉及的国有资产定价进行深入研究,并提出解决方案。”上述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有效措施,以改善国有企业,债转股机构等,以减轻相关科目的后顾之忧。

郭子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