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要收配送费还比堂食贵 是“价格歧视”还是“合理定价”?

  • 日期:09-09
  • 点击:(1555)


大河网

外卖要收配送费为啥还比堂食贵?是“价格歧视”还是“合理定价”?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丁洋涛

同样一份肯德基汉堡套餐,外卖定价比堂食贵3元;一份连锁店的招牌套餐,外卖显示价格比店内就餐贵2元。近日,关于同样套餐餐饮店外卖价格高于堂食的说法在网上持续发酵,但也有不少餐饮店主喊冤,称外卖比堂食还便宜。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通过实地探访和发放调查问卷,发现类似堂食和外卖价格不一致的现象确实存在,但并非总是外卖高于堂食。这究竟是“价格歧视”还是“合理定价”?

为配合满减优惠,餐饮商家外卖平台定价高于堂食

近日,有民众反映,麦当劳、肯德基等快餐店同店不同价,外卖比堂食的标价高。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走访郑东新区附近餐饮店发现,除了上述商家外,很多其他连锁店,诸如九回香饺子馆、本味鲜炒鸡等店,也都存在类似现象。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发放了调查问卷《同一套餐外卖价格高于堂食,是“价格歧视”还是“合理定价”?》,共有300余人参与调研,其中55%的用户表示,偶尔会遇到同一套餐外卖价格高于堂食的现象。

类似上述商家为配合满减活动故意提高餐品价格的现象较为普遍,对此,多家外卖平台均向记者透露,平台方在和商家签署协议时均明确规定,严禁商家线上线下价格不一致,如消费者发现有商户价格虚高的情况,可以通过产品上的“商户举报”渠道反馈。对于商户价格虚高的现象,平台会对商户进行整改甚至下线处理,保证消费者公平交易的权利。

调高价格再满减,商家看上的是外卖平台页面的推荐位

永远不要小看一份外卖,它背后牵动着消费者、商家、外卖平台和配送员的四方利益。毕竟,消费者要满减优惠,外卖平台要抽成,配送小哥不能白跑腿。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外卖市场混战阶段已经远去,外卖平台佣金上涨趋势不可逆,补贴力度也大不如前,餐饮企业如果想要从外卖业务中获利,调价是最直接的方式之一。

有业内人士向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透露,外卖平台会定期推送一批优质好店和优惠店,将其置于外卖App显眼位置,但这些商家需要满足一定的优惠门槛才能进入榜单。部分商家看上了这一块资源,为了能展示在靠前的推荐位上,不惜提高外卖单品价格,然后再推出较高额度的满减活动,给消费者带来“虚假繁荣”的表象。例如,店内20元一份的炸鸡,外卖平台可能会标价为35元,然后再通过类似“满35减10”的活动,让堂食和外卖价格趋于一致,当然餐盒费和配送费另算。

除此之外,类似上述本味鲜炒鸡等连锁店的部分商家,虽然外卖定价高,但消费者实际支付金额反而会略低于堂食,这合理吗?业内人士认为,商家没有理由让外卖价格低于堂食,毕竟外卖平台要抽成,商家也要担负一定的外卖配送费,餐盒包装也需要成本,多重压力只能促使商家调高价格。对于外卖低于堂食的商家,大多情况下,外卖分量会少于到店堂食,这也是商家的惯用手段。

当然,除了商家想要的曝光力度,消费者对满减的青睐,也促使越来越多的商家学会了调价满减的套路。有外卖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商户定价是市场行为,平台不是职能部门,除了要求商家明码标价外,一般不会干预。不过涉及价格虚高的商家,可能会存在套取平台补贴的现象,会由平台风险控制部门介入调查。

商家和平台需明码标价,消费者大可“用脚投票”

对于不同商家来说,在不同的时间窗口,定价策略并非一成不变。如果商家和平台明码标价,外卖和堂食价格一目了然,消费者自然会“用脚投票”。

在外卖兴起之初,平台和商家为了推广服务,采取了大额补贴政策,外卖价格远低于堂食,从而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的外卖客户。如今,这些忠实客户在养成订餐习惯,享受到外卖便利服务后,就很难改变,即便平台补贴减少、外卖价格逐渐恢复,甚至出现“外卖比堂食贵”,很多人依然会选择外卖服务。在很多城市,尤其是诸如郑州等年轻指数较高的城市,“懒人经济”依然保有很大的市场。

业内专家认为,在经过了外卖补贴大战的阶段后,外卖市场格局已定,行业已进入稳定的流量收割期。同时,餐饮业的定价策略很复杂,倘若外卖需求多,提价能多盈利,商家就不妨加价;如果外卖需求少,商家想促销,减价让利也常见。外卖并不总是比堂食贵,相反还经常更便宜。正如部分网友所言,很多时候消费者在意的并不是外卖比堂食贵了多少,而是更在意对商品价格的知情权。

同时,餐饮业属于市场化服务业,企业拥有完全的自主定价权,只要做到明码标价,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就是合法的。消费者完全可以根据自身需求“用脚投票”。

案例连连看

在郑州金水路和玉凤路交叉口家乐福卖场一楼的肯德基名门广场店,同一款“培根鸡腿重磅肉霸堡”套餐,肯德基官方App上外卖价格为39元,但如果选择堂食,App显示只需36元,外卖比堂食贵了3元。除此之外,外卖还有额外的9元配送费。综合来看,吃到同样一款套餐,外卖要多支付12元。

郑东新区CBD丹尼斯二天地3楼的本味鲜炒鸡,一份2~3人鲜炒鸡套餐,店内宣传页显示价格为68元,但其在某外卖平台上的标价则是78元。但需注意的是,虽然外卖平台标价高于堂食,但该套餐符合“满70减15”的满减活动,所以购买同样套餐,外卖消费者需要支付满减后的63元,外加1元包装费,共64元,而且该店免配送费,堂食价格反而高出外卖价格4元。为何外卖包括了配送和包装费,反而比堂食便宜,难道是分量不足?对此,店家只是解释称,二者分量是一样的,外卖平台确实要相对便宜。

在CBD商务内环路上的九回香饺子馆(艺术中心店),也有类似情形,以“一品三鲜”饺子为例,其在外卖平台价格显示为19元,但堂食价格为17元。需要注意的是,该店在外卖平台上设有一项满减活动,即“满25减3”,但消费者需要购买更多商品达到满减额度。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q.html